异地门诊可报销大医院会否被挤爆专业人士说…

【焦点关注】异地门诊可报销,大医院会不会被挤爆?

专业人士表示,“异地就医结算的对象人群很清楚,就是异地就业、异地创业和异地居住者。专门异地看病的也有,但比例很小”

徐良以中科曙光发展城市数字经济的策略为例介绍说,要从“技术驱动”转向“需求驱动”、从“交钥匙”转向“实现造血、从“千城一面”转向“一城一策”及从“数字化”转向“智能化发展”。在他看来,作为城市数字经济构建的科技公司不能以“项目交付”为最终目的,而应该为城市积极“造血”,盘活城市产业经济。同时,发展城市数字经济需要以城市为单位,根据该城市本身情况和特点设计具体的方案,做到“一城一策”。

当前,异地就医结算全面铺开,但由于全国的数据编码、医保报销目录不统一等,常出现信息不匹配等问题,给患者带来诸多不便。按照国家医保局的规划,将对医保疾病诊断、医疗服务、药品、医用耗材等15项信息启用全国统一业务编码,并于2020年建成统一的医保信息系统。届时,参保居民将使用统一的医保电子凭证,异地就医结算也将更加便捷。

“要提高优质医疗资源的使用效率,必须实现有序诊疗。”复旦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梁鸿分析道。一些三甲医院为创收,大病小病、急病慢病来者不拒,导致“三甲医院门庭若市、基层卫生机构门可罗雀”的局面积重难返。他认为如果不能实现有序诊疗,将会加剧看病难的问题。

“长三角一体化对推动分级诊疗是很好的契机,可以从制度上规定,要异地就医必须分级管理,通过建立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帮助缺乏专业知识的患者提升合理选择医疗机构就医的行为。”梁鸿指出。

“要遵循分级诊疗的原则,小病要在社区就医。”浙江省嘉善县医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引导参保人员小病到基层就诊,并在就医费用报销时,对到县外就诊的适当降低报销比例,使政策起到杠杆作用。

本次大会由中国智慧城市百人会、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智慧城市研究所、中关村软件和信息服务产业创新联盟联合主办。(完)

“通过深入交流,我们了解到,现在信息一体化速度还跟不上政策一体化速度,部分异地就医人员在刷卡结算的过程中,有时会出现系统不稳定的现象,还需加快一体化信息平台的开发建设。”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社建委主任委员应雪云指出。

徐良还认为,随着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及融合,未来城市数字经济发展将从数字化向智能化跃迁,包括人工智能等多项最先进技术都将在城市数字经济建设中得到应用,从而让更多的市民不断体验到其带来的便捷生活。

“事实上,异地就医结算的对象人群很清楚,就是异地就业、异地创业和异地居住者。专门异地看病的也有,但比例很小。”江苏省医保局局长周英表示,跟踪1年下来,进到江苏看病和出江苏去看病的数量是均衡的。“目前,各项医保政策中都有一个引导合理就医的制度,即在政策上支持小病在属地诊治。”

大城市优质医疗资源集中但有限,赵俊宇的担心不无道理。

信息一体化建设有待加快

“不是说放开了老百姓就会涌到上海去看病,现在我们看到更多的患者还是当地生活、当地工作、当地结算。因为交通成本和时间成本较高,如果参保者在考虑了这些成本后,还是愿意到上海看病,那么说明他确实是有这个需求的,这是医保一体化应当去优先解决的。”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罗力谈了他的看法。

每每看到长三角异地就医门诊费用直接结算试点不断推进的消息,在上海工作的青年职工赵俊宇总在心里犯嘀咕,异地门诊实时报销后,患者会不会蜂拥到上海看病,造成大医院看病难?

在推动长三角地区医保一体化的协作监督中,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深入异地就医门诊直接结算工作的一线,与上海地区接受异地就医病人数量较多的华山、瑞金等综合性医院,以及眼耳鼻喉、肺科、儿童医学中心等专科医院的医保部门负责人进行座谈交流。

“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有患者提出结算不方便,有时卡,有时掉线。”安徽省医保局局长金维加表示。

这组数据显示,从去年9月到今年10月,上海市通过异地就医门诊费用直接结算的总量是40.38万人。其中,上海参保人员在三省结算与三省参保人员在上海结算的比例为1:1.8。“可以说,这是一件对大家都有便利,而不是对哪一方有便利的事。”夏科家表示。

夏科家告诉记者,“现在上海每年的门诊量是2.6亿人次,而通过异地就医门诊费用直接结算的总量为40.38万人,这个比例并不大,在上海医疗资源可承受范围之内。”

对此观点,夏科家表示认同,“不管有没有实施医保一体化,异地就医都是一种客观存在和实际需求,我们要做的是让参保者异地就医更加方便。以前,老百姓来看病要带很多现金,看完病回去报销。对于一些经济较为困难的参保者来说,他要先借到钱才能来看病,回去再报销,看病的经历很复杂,报销的过程很麻烦。而现在方便多了。”

去年9月,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等三省一市试点长三角地区异地就医门诊费用直接结算。目前,主要受益者包括异地安置退休人员、异地长期居住人员、常驻异地工作人员和异地转诊人员在内的4类人员。他们只需在所在地医保中心或社区事务受理中心办理异地备案手续,就能在就医地开通异地门诊的医院使用医保卡直接结算。

今年5月官方发布的《数字中国建设发展报告(2018年)》显示,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人民币,占GDP比重达34.8%。“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更高级经济阶段,它正加速重构着经济发展与政府治理模式的新型经济形态,已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徐良说。

试点1年多来,截至10月底,长三角异地就医门诊费用直接结算涉及医疗总费用8859.08万元。目前,异地门诊结算已覆盖长三角全部41个城市,联网医疗机构达到3800余家。

他谈到,中科曙光在过去十年建设城市云的经验中总结出,推动城市数字经济过程中需坚持“急用先行”,以城市需求为出发点,即瞄准城市的痛点,破解城市亟待解决的问题;坚持“量力而为”,即根据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有计划地推动该地城市数字经济建设进程。

记者了解到,为避免小病大医、无序就医等现象,试点地区也在积极推进分级诊疗,引导患者有序就医。比如转诊必须由当地大医院开具转诊单,如果不转诊就不能实现直接结算。

“坦率地说,不仅是上海,其他‘坐拥’优质医疗资源的城市及其参保人群,或多或少会有这样的顾虑。”在近日召开的推动长三角地区医保一体化发展论坛上,上海市医保局局长夏科家用一组数据,为有这样就医焦虑的参保者吃下“定心丸”。

“异地就医比例并不大,可承受”

他进一步分析说,2018年全国333个地级市及以上城市占全国GDP总量超过80%。城市因其“人口规模化、产业集群化、数据链接化”等特性,数字化发展程度更高,是国家发展数字经济的核心及主力车头,城市数字经济占比全国数字经济超过90%。目前各省市区奋力发展城市数字经济,已经取得显著成效,但仍面临一些制约瓶颈。

异地就医门诊费用直接结算方便了有需求的参保者,但同时也有不少人担心,这会不会加重大城市看病难的问题。